楼云生

我需要理性又带着点坚强

鸟也离开 树也孤独

Beautiful

经典收藏馆:

inhiu:

被忘却的纪念-南斯拉夫克罗地亚纪念碑(一)

在前南斯拉夫的腹地各处,于上世纪6/70年代,兴建了很多形态各异的纪念碑。

人类创造纪念碑,是为了追忆过去逝者的伤痛,纪念往昔战斗的辉煌。可随着南斯拉夫的解体,很多纪念碑如今被荒草包围,被人们遗忘。

当疼痛还在,胜利的余晖也并未湮灭,可因对过去的审视,对如今生活的怀疑,羞耻荒谬感的层层冲压下,人们开始选择闭上双眼,忘记过去。

荒草中的纪念碑,作为那样辉煌又落寞的存在,散发的矛盾美令人伤感。更勿论是它们本体上的造型美学价值,独立于历史概念符号外的,美得夺目又恒久。


在黑夜中将它们点亮,于我的幻想之境复活,创造属于她们和我的辉煌一刻,这种原动力驱使着我前往拜访丛林深处的它们。


2016年2月,踏上了前往克罗地亚的行程,开始了我的前南斯拉夫纪念碑拍摄之旅。

更多详情请见:http://bbs.qyer.com/thread-2478132-1.html

从西藏的雪山下回来,亮着灯的营帐、漫天的星光以及等待着我们的那个人。

登山-随想

今天要召开2014暑期报告会。忽然想起登山时的那片洁白和心中原始的向往。虽然结果始料未及,不过多少明白了点人世的道理。


这世界有高高在上的规则,也有自由奔放的灵魂。

雾开云散,我们一直在路上。

© 楼云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